“選你所愛,愛你所選”
畢業紀念冊裡老師的照片旁留著這句話。

那時覺得,這麼天經地義的事也能算是嘉勉嗎?後來我才慢慢理解,當初這些想當然爾,才不是必然會發生在每個人的身上。至少,就不在我身上。

Morbi vitae purus dictum, ultrices tellus in, gravida lectus.

作者

大未來

類別

日期

2022 年 3 月 22 日

連結

腳ㄚ聚樂部

作者

大未來

類別

日期

2022- 3- 22

連結

腳ㄚ聚樂部

人生就是有各種的無奈。說成長的過程真的學到了什麼,捫心自問學最好的大概也是忍耐跟自我催眠吧。像現在,每天就是上班下班醒來睡著的交互輪替著。如果不仔細停下來想,時間真的一轉眼就過了。不過幸好的是,倒也不是每個時刻都會過得這麼麻木。例如,跑步時就蠻真實的,起碼,會感受到自己存在在天地間的這個事實。

下班是多數人一天的尾聲,而我此時才感覺要醒來,因為等等要出門跑步了。外面雖然滿佈著夕陽餘暉,但總給我現在是清晨的錯覺。心情自動切換到up模式,鏡子裡的神情與白天相比根本判若兩人。

人行道上,剛下課的學生三兩成群的在聊天,一個全身專業跑步打扮的大叔跑過他們旁邊,讓畫風有些不協調。不久後來到河濱的入口,經過剛剛那段幾百公尺的緩跑,身體漸漸適應了律動。而周遭原本車水馬龍的喧囂不知不覺的消失,取得代之的,是腳步聲,呼吸聲與手錶節拍器。

“滴,滴,滴,滴…”
節拍器規律的發出聲響。

一個人跑步原本是很孤單的,尤其長跑的時間又長,假日練習動輒兩個小時以上。但其實真的在跑時,我很少這麼覺得。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節拍器它從開始到結束都用聲音陪伴著我。它的存在有點像是個教育班長,因為它會一直謹守本份的提醒你,注意你的步伐,對準聲音。

對腳步這件事,我認為是跑步時最有儀式感的步驟,因為一開始就得做,而且還得花心思特別去做。當拍子一但對準,今天的跑步才算正式開始。

我節拍器上設定的參數是187,指的是每分鐘跑187步。這數字也花了我一段時間的摸索才確定下來,因為這是經過實際驗證後,自己最省力的節奏。不會因為太慢,讓每一次落腳都很重。也不會太快,讓自己呼吸變得很急促。節拍器提醒的Timing是四步一響,而我習慣用左腳去對這聲響。所以依序左右左右的輪流交替時,四步的第一步左腳落地霎那,應該都要對準節拍器發出的那一聲聲響。如果感覺聲音快了腳步一點出現,那就把步幅縮小點,讓下次落腳早一點,反之亦然。

“231, 232, 233…..”
跑到雙溪碼頭的叉路處,默數的數字又要到250了,原來這裏是兩公里處。

算腳步這件事,除了對好節拍器,我還會在心裡默數。從按下碼表開始,每響一次我心中就加1,然後234的持續累加。當手錶發出一公里震動提示時,我就記著數字數到多少,然後下一步又從1開始算起。

這麼做的目的在哪呢?除了有用,也算是排解無聊。

有經驗的跑者應該都清楚,在長跑時維持一致的步頻,是有效提升續航力的訣竅之一。因此每公里都能維持類似的步頻,某種程度也算是長跑者要跑得好,必備的修煉課程之一。

至於說到排解無聊呢?

雖然我跑步時喜歡留意周遭人事物,看看迎面而來的跑者會不會剛好是我朋友,看看河濱兩側是不是有小螃蟹橫跨過步道到對面去覓食…..有時候會想著工作想著學校會議,有時候甚至什麼都不做的放空。但不論如何,這些很少是可以讓腦一直持續做的事。那如果可預見的有這麼多空檔,那空下來時肯定很無聊。所以算腳步就可以解決這痛點。因為它必須從開始到結束都得做。即使腦怎麼亂想,常常一定神赫然發現,默數竟然還神奇地持續著。有時候連自己都有點佩服,甚至懷疑每個跑者是不是身體裡真藏了一個節拍器,不然怎麼有辦法這樣多工作業呢?

我現在跑到了洲美快速高架橋下,距離約莫是四公里左右。

對面社子島的迎星碼頭有人在玩寬板滑水,讓我慢下腳步來欣賞。絕對不是因為滑水的選手身著比基尼,實在是因為印入眼簾的色溫很溫暖,讓人不由得想駐足一下。夕陽的橘紅色,讓原本灰灰的基隆河像是披上一件新的禮服。而快艇的尾浪在河面上形成水道線,比基尼美女熟練的在浪尖兩側翻騰著,像是禮服上的拉鍊,動態的描繪出基隆河曼妙的身材。硬是要吹毛求疵的話,大概就是快艇的馬達聲吵了一點。

如果說晨跑會自帶希望的屬性,那傍晚跑步的功能之一肯定就是用來撫慰心情,因為這時特別容易拍出好照片,而一張好照片一定都可以讓人稍稍的忘卻一些惱人的事情。

稍微了解攝影的人都會告訴你,如果要建構一張好照片,最優先要考慮的就是光線。而傍晚的光線,更是任何的網美燈都比不上的。舉個例,如果現在把臉向著夕陽,溫和的光線是平均的落在臉上,此時不論是自拍一張微笑或是大口喘氣的照片,臉上的神采絕對贏過開美顏app的不自然感。如果這時轉個180度,換成把手機放在地上,鏡頭向著光並開啟廣角,利用連拍或倒數拍自己跑步的樣子,一張在夕陽裡跑步的剪影很簡單的就會產生。而這些,都是因為有夕陽這個強大又免費的背景要因,才有機會輕易地實現。

繞過折返點時天已經黑了,回程也吹起了逆風。為了減少風阻,我夾緊了手肘縮小迎風面,並且縮小步幅來換點步頻。但下巴總是跑著跑著就不自覺地仰起,影響了前傾角度也影響了速度。所以三不五時我就得重新從頭到落腳,不斷自我檢查身體的每個部位是不是都有在對的位置,最適合的角度。

突然,此起彼落的狗吠聲竟從遠而至,一群為數不小的野狗徑直地朝我衝來。一隻狗或許還可以嚇跑他,但一群狗就不是開玩笑的。因為動物在群體狀態的智商會比單一個體時低,連人都是這樣,更何況是狗。由於不知道這群狗會對我做出什麼,此時也顧不得什麼跑步,我只能寒毛直豎地先盯著這群野狗,試圖判斷他們的意圖,再用眼角餘光瞄著河濱兩側有沒有木棒石頭等防身工具。剛好有個人也跑在我前方十公尺處,我們兩個自然的緊縮成一個防禦小組,一面保持警戒,一面緩步向前,企圖盡快脫離這個危險的場域。

當確定遠離那群狗的當下,我們兩個相視一笑,接著兩個人又依照原本的節奏繼續未完的跑步,連聲互道珍重都沒有,但我相信我們彼此的心裡應該都有種莫名其妙的連結感。

回到家前的五百公尺是個緩下坡,每次到這段我一定會想辦法把腳步邁開拉高速度,用一小段衝刺作為今天的Ending。隨著手錶10公里的提示聲響起,我自動停下腳步,大口地喘著氣,慢慢地走到家門口前的斑馬線,等待小綠人再度走起。而我,也結束了一小時的獨處,即使等等一樣要回到充滿無奈的世界,我也能稍微帶點正能量去面對。

.

<圖片來源: 先跑再說>

.

作者:大未來
粉絲專頁/Podcast同名頻道 –《先跑再說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