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研究指出,全人照護(Holistic Care)之概念式分析,有助於護理教育者的護理教學課綱發展及護理實務應用。全人照護可以為照護(Caring)提供完整性的詮釋、反思與應用。全人照護是複雜的概念,是對被照護者多元照護需求的深度理解,在疾病過程,病人經歷複雜的生理、心理、社會、文化需求的失衡狀態。全人照護是關注患者的身體、情緒、社會、靈性需求,協助他們在疾病過程的調適與平衡,以恢復健康。

Morbi vitae purus dictum, ultrices tellus in, gravida lectus.

作者

衛生福利部

類別

日期

2021 年 10 月 28 日

連結

腳ㄚ聚樂部

作者

衛生福利部

類別

日期

2021- 10- 28

連結

腳ㄚ聚樂部

全人照護可提升被照護者對健康照護滿意度,幫助被照護者接受與執行自我健康責任,影響被照護者對疾病的反應和結果。因此,全人照護是重要健康照護的結果,更是護理科學的心臟。除此,全人照護也可作為護理人員的自我覺察及自我發展應用。

.

護理與腳

人類的雙腳承載著個人全身直立的力量,但因為習慣「看上不看下」,腳的健康是被忽略的!例如:我們通常是用眼睛買鞋子,而非以雙腳的需求來決定鞋款。

根據全世界疾病負荷比較,就臺灣而言,糖尿病的疾病負荷最沉重,糖尿病常有嚴重的肢體合併症,例如截肢。在歐美,為了預防糖尿病的截肢,會透過培育足療師,提供足部全人預防照護,臺灣以全人觀點的足部預防照護知識技能卻十分欠缺,多數都是問題很嚴重了,才會就醫!

因公視周傳久記者的推薦,我們認識了丹麥足療大學校長Lykke Rønholt及足療教師Mette Modler,透過一系列的國內外足部照護專家交流、會議座談、實地訪視,及二○一八年衛福部「全球健康論壇」;臺丹足部全人照護人才培育平行會議。二○一九年衛福部照護司完成了護理機構足部基礎護理的課程規劃、實證指引與教學教材,推播民眾版的「足部自我保健」影片,還有協助國際獅子會 300A1 區捐贈「足部護理行動車」,到偏鄉示範足部基本保健。

二○二○年四月二十八日全人發展協會吳若石神父、林素妃祕書長及胡齊望教育長來訪衛福部,吳神父盼望在臺研發四十多年的「FJM 足部反射健康法」能根留臺灣。二○二○年五月我們開始籌備,與「臺灣護理之家協會」一起推動護理人員繼續教育訓練,首屆共有十六位護理師、二位照服員,利用週末學習「FJM 足部反射健康法」,經過約半年時間,於同年十月完成近一百小時的課程,十八次的一對一實習,二○二一年一月我們持續推動,計有二十位護理人員完訓。

.

FJM:腳會說話

什麼是FJM?FJM是「吳若石神父足部反射健康法(Father Josef’ s Method of Reflexology)的簡稱,是吳若石神父一九七九年引進臺灣,二○一七年正式定名。FJM足部反射健康法是以約四十至四十五分鐘透過標準沉棒手法在腳趾部、腳內側、腳背部、腳外側、腳底部等八十九處反應區施行的自然足療法,強調身心靈全人的健康促進。

FJM足部反射健康法最大的特色不是透過「說」,而是藉由「專業手法」的「沉力」進入足部反射區,以促進人類身體原本擁有的自療(Healing)能力。「沉力」是愛,那個愛叫做「疼惜」,疼惜受苦的身心靈。「沉力」只能意會,很難言傳,但我還是想試著說說我所體驗的「沉力」是什麼?

沉力是「沉、穩、走」的助力!「沉」是以慎重的思辨做定位、「穩」是用安健的力道、「走」是為了交互的提起與放下的前進動作。「沉、穩、走」的FJM手法是陪伴的推力,目的是啟動人原本就擁有的自癒機能,是最自然的健康促進,所以吳神父說:「FJM是為了減輕人的痛苦,增進人們的喜樂。」

南丁格爾說:「護理是科學,也是一種照護的藝術。」護理的目的就是促進健康、恢復與維持健康,健康需求在哪兒,護理就在哪兒。「護理」遇見「足部反射健康法」,護理,給您(護理的臺語發音),護您足療,護您健康;FJM足部反射健康法似乎同時代言了減輕症狀不適的非藥物性、非侵入性治療的全人照護(Holistic Care)。

南丁格爾認為護理的獨特性不只是照護疾病,更是受疾病所苦的那個人。南丁格爾也是首位強調全人照護重要性的倡議者。〈臺灣護理人員法〉第二十四條所明列的護理人員業務,即呼應全人照護的概念;護理措施除了醫療輔助行為,更重要的護理專業,包括:健康問題之護理評估、預防保健之護理措施、護理指導與諮詢。

.

FJM x 全人護理

全人照護在醫學應用上,視同自然療法或替代療法,促進患者的情緒安好,以及能更健康生活。以病人為中心的照護,是以尊重及回應病人需求、價值、指示,身體舒適、情緒支持,病人溝通及病人親屬溝通。

「全人照護」在醫學的護理及以患者為中心的護理概念上是相同的。全人護理師(Holistic Nurses)要有能力理解自己與被照護者的身心靈需求,建立正向的護病關係(Sociability),試著回應被照護者連續性的健康照護需要,提供更好的照護,善盡專業承諾(Professional Commitment),相信人本價值,主動克服環境障礙去提供全人照護,願意為有意義的助人工作(Person-Centered Value)承擔與付出。

二○二○年因為COVID-19 的疫情,可說是「國際苦行年」。在這一年遇見FJM,有機會學習吳若石神父研發的足部反射健康法、見證美國英哈姆(Eunice Ingham)出版的《腳會說話》(Stories of the Feet have Told Reflexology),以及瑞士護理師瑪莎薇(Hedi Masafret)出版的《未來的健康》(GoodHealth for the Future)等書籍的影響力。我的反思是世界衛生組織指出非傳染性疾病(Non-Communicable Disease, NCD)的多重慢性疾病及人口老化失能、失智之照護困境,我常常苦於不知如何說清楚護理科學與藝術,護理如何為人類健康作出貢獻,相遇FJM 足部反射健康法,讓我與護理的思想得到了話語與傳遞。

沉思護理與FJM相遇的意涵;我想說:未來健康需要全人護理,未來護理需要全人照護。透過護理再教育,配合FJM新學,(1)神奇的自然起草,以FJM應用之全人護理概念架構;這是從FJM學習與護理文獻的啟發,二○二一年啟動居家護理全人照護模式應用與驗證;(2)未來透過教學與研究等,作進一步驗證參考,希望能為未來健康與未來護理發展,作更好的基礎扎根。

.

本文/圖片由《未來健康 腳會說話》衛生福利部 授權轉載。

相關文章